5.0

2022-09-02发布:

国产精品亚洲专区无码影院鬼姬的洗脑诡计

精彩内容:

第一章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老來得子!老來得子呀!」

  禦醫把襁褓中的嬰兒帶到在産房外焦急等待的國王面前,陪同等待的侍衛和
大臣們也一同開始慶賀起來。

  「恭喜陛下!這真是天佑我們國民啊!」一旁的占星師也適時來報喜,「十
年前維莉昂娜公主出生之時,代表智慧與美貌的維納斯和勇武的瑪爾斯,同時彙
聚在國運宮裏,已經是極大的福兆,如今您老來得子,代表權力與統治的朱庇特
也一並上升,尊貴的皇室血脈有了傳承,我們國家、子民,真的是有福啦!」

  「陛下,快給我們榮耀的王儲取個名字吧!」一旁負責記錄的文官,也已經
準備記錄下這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小王子的名字。

  就在整個皇室以及臣子們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小嬰兒的身上之時,沒有人注意
到,屋子裏有一雙充滿嫉妒與憎恨的眼睛正在瞪著發生的一切。

  從禦醫斷定自己的母後懷上的是個男孩開始,她就失去了往日所有的寵幸和
聚焦,這對于一個剛滿十歲,正是充滿表現欲而渴望關注的女孩兒而言,無疑是
巨大的打擊。

  更何況自己生來就是可愛聰慧,宮廷裏的禦用師匠甚至表示自己只要好好學
習努力鍛煉,將來完全可以繼承王位,在王國的曆史上,也不是沒有成功的女王
的先例。只是這一切,看來都要隨著弟弟的降生而煙消雲散了。維莉昂娜的眼神
中充滿痛恨和嫉妒,可又有一種不應出于她年齡的堅定。

  「陛下,名字想好了嗎?」文官繼續催問道。

  「巴爾克!」

  「……」

  「巴爾克!」

  「啊?」

  被呼喚了兩次的人悠悠得反應回來,周圍的一些大臣正在放松交談慢慢準備
離開,巴爾克這才反應起來剛剛退朝了。

  往王座方向望過去,女王陛下已經退回去更衣了,只剩下王座後邊她的巨幅
畫像還展示著威嚴——維莉昂娜女王。

  王國近叁百年來的第一位女性統治者,卻也是近叁百年來最具爭議的一位統
治者。

  維莉昂娜生來就不同于常人。

  占星師說她是在愛神維納斯和戰神瑪爾斯共同的祝福下出生的,哪怕是在尊
貴的皇室中,她也從小就透露出鶴立雞群般的聰明與可愛。至于皇室血脈必須從
小修習的劍術、騎術等需要身體力行的項目,維莉昂娜也展現出驚人的天賦,在
她七八歲的時候,一同修習的其他皇室宗親的同齡小男孩,都已經不是她的對手


  維莉昂娜的個性也很與衆不同。

  成年的皇室後裔往往會去王土一隅接受分封或是曆練,當然,公主們則大可
以選擇繼續在皇宮深閨裏享受逍遙。而滿十八歲的那年的維莉昂娜居然主動要求
父王把她送去戰事最頻繁的邊省洛塞德接受更加嚴苛的鍛煉,因爲她堅信那裏才
是施展她的勇武和韬略最好的地方:彼時,維莉昂娜已經出落得高挑性感,容貌
秀麗卻又冷峻,身高甚至高于大多數成年男性,再加上她出類拔萃的戰鬥技巧,
使得她已經頗具一個軍事領導者的風範和氣場。

  果不其然,在她通領洛塞德省期間,常常親自前往最前線參戰,斬敵無數,
擴充了大片疆土。鄰國的士兵聞她姓名無不膽寒,更是把給她取了一個外號叫「
鬼姬」。

  跟同齡的那些談婚論嫁過著貴族生活的花瓶公主們不同,維莉昂娜的興緻完
全在領軍和政治上,對男人毫無興趣,甚至可以說有些厭惡男性,就連貼身護衛
都是用的女性。恃才傲物的維莉昂娜,挖苦諷刺那些在她看來如同窩囊廢一般毫
無建樹的男性下屬和副官們完全是家常便飯,在軍中,加練和體罰士兵更是常事
,「鬼姬」這個稱呼,在洛塞德省那苦不堪言的軍營中,也流傳甚廣。

  在二十六歲那年,維莉昂娜馳騁疆場戰無不勝,最終成功使得鄰國無力抵擋
,無條件歸順,洛塞德省原本已經持續了數百年的邊境摩擦和戰火,在維莉昂娜
接手不到十年的時間內,就被徹底解決,一時間風頭無兩,曾經因爲窮兵黩武和
爲人刻薄而招緻的不滿和非議也都銷聲匿迹。維莉昂娜親自帶領著投誠的鄰國國
王回到已經闊別多年的皇城,凱旋之路上重新贏得了原本就屬于自己的贊美。

  原本屬于王國的慶祝之夜,卻因爲一場意外而蒙上了灰色的色彩。雖然老國
王已經五十多歲,在當時已算高齡,不過在禦醫的精心照料下,倒也算基本健康
。然而或許是捷報讓他過于興奮,忘卻了禦醫的叮囑,多貪了幾杯酒,不想居然
樂極生悲,猝死在宴會之上。

  彼時,原本的王儲巴爾克才十六歲,尚未成年,按照王國的法令,需要有威
望的皇室宗親暫時攝政,風頭正盛的維莉昂娜自然當仁不讓得成爲了攝政王。之
後的維莉昂娜開始展現出自己的真正雄心壯志,許多原本靠著皇室血脈吃白飯的
貴族皇親被清除出養尊處優的宮殿要求自食其力,曾經腐敗官僚的朝廷也被徹底
重組,雖然觸犯了不少權貴的利益,卻無益增加了自己在人民大衆中的威信,大
部分都是由她親自提拔的新朝廷成員,自然也是對她感恩戴德惟命是從。

  以至于在巴爾克成年之時,姐姐已經運用和她的軍事能力一樣優秀的政治手
腕完全掌控了局勢,組建了幾乎全部是由自己親信的組成的朝廷,再加上在人民
中的聲望也是居高不下,居然也再無人提起由巴爾克繼位的事情,維莉昂娜正式
加冕,成爲了名副其實的女王殿下。

  巨幅畫像上的維莉昂娜,面容柔美,眼神中卻帶著高冷和堅毅,身著戰甲和
佩劍的姿態讓人肅然升畏,而戰裙和戰靴之間裸露出的完美腿部肌膚,也展現著
她堅毅的外表和能力下其實也絲毫不乏成熟女性的性感。本就是美人坯子的維莉
昂娜女王,自然也是許多男人心中意淫的對象。

  其實巴爾克和姐姐的交流並不多,自己年紀尚小的時候,姐姐就幾乎不和自
己交流,後來姐姐去洛塞德,也就更是失去了聯系。姐姐成爲攝政王之後,忙于
政務和改革的姐姐,和自己的交集就更少了。雖然每天的晚餐,作爲直親的自己
有機會和姐姐同桌進食,不過往往也沒有什麽交流就是了,即使有,也都是奚落
和嘲弄罷了。

  畫像上,維莉昂娜那略向上挑起的眼角和嘴角,提醒著人們她的不可一世和
對男人的尖酸刻薄,也讓巴爾克想起了昨天晚餐和姐姐的對話:

  「所以,現在其他的皇親貴族大都已經開始自食其力尋求生計了,你還打算
混吃等死到什麽時候呢?我的改革觸犯了太多遺老的利益,已經有很大阻力了,
如果因爲是你我的親弟弟就給你特殊待遇,我可很難交待的。」維莉昂娜一邊捯
饬著盤中的雞腿一邊頭也不擡得問著。

  「啊……我……我不是現在一直在上朝嗎?」

  「哼,靠著父親生前的安排在朝廷裏占了個位置,每天像個木頭一樣混日子
也叫上朝嗎?」

  「啊……我……」

  「還有,我勸你最好不要再有什麽小動作了吧,如果不是因爲你是嫡親,勾
黨營私可是足以流放的重罪。」維莉昂娜一邊說一邊用手中的餐刀把雞腿從中間
的軟骨部位一刀鋸開,看得巴爾克心驚肉跳,看來自己前段時間想要籠絡幾個被
革職的表兄的事情已經敗露了。

  「……」

  「再說,現在如果把王位讓給你,我可是會很愧疚的,你從小養尊處優,才
疏學淺,有一點點執政能力嗎?要不要說說看你覺得現在合適的賦稅應該是多少
比例?或者,說說看你覺得洛塞德平定之後,國防的重心應該在哪裏?」

  「額……」

  「沒用的垃圾。」維莉昂娜一邊說一邊把剔下來的雞腿骨扔給了自己養了多
年的護身的戰犬,它一邊哈嗤著,一邊一截截把雞腿骨吞進嘴中,啃得嘎吱嘎吱
只響。

  「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女王殿下。」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維莉昂娜所說的垃圾指的是自己而不是那根雞骨頭,被徹
底羞辱卻又無能無力,只能找借口告辭了。而自己離開的過程中,維莉昂娜甚至
連頭也沒擡。

  第1章

  「巴爾克!」

  「啊!?」

  身邊的男人一邊大聲喊著一邊在巴爾克的眼前晃著手掌,這才終于讓巴爾克
又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哎……看入迷了嗎你?不過……」(把聲音壓到最低道)「你姐姐的姿色
確實沒的說,只可惜是個心狠手辣手段決絕的鬼姬。」

  男人循著巴爾克的目光方向,看著令人著迷的維莉昂娜的畫像說道。

  繼續壓低聲音道:「啧啧啧,像你姐姐這樣爲了達到目的什麽手段都用的出
來的女人,說不定也用她這性感淫亂的身體收買過人心呢。」

  「你……你亂說什麽呢,塔洛叔叔!我……我只是在想事情。」巴爾克慌亂
得趕緊四處環顧了一下,看到朝廷裏已經沒有其他人了才松了一口氣,這話如果
被維莉昂娜聽到,只怕是滅門之災。

  「哈,小夥子,你說謊的本事還要再繼續修煉啊!」

  塔洛,老國王的親弟弟,也就是塔洛和維莉昂娜的叔叔,由于他是老國王那
輩最小的弟弟,雖然不能繼承王位,倒也格外受到老國王和老國王的父親——兩
代國王的特別寵愛。只可惜在溺愛之下也是不學無術的樣子,整天研究些歪門邪
道。

  塔洛是洛塞德省原本的統領,在任期間腐敗官僚,甚至還和鄰國將領私通勾
結,故意打假仗演雙簧,讓兩邊都可以受領軍功。更有傳言說,塔洛當時還在研
究一些被法師議會所嚴格禁止的黑暗魔法。維莉昂娜到來後,他私通敵國的小把
戲和貪汙的證據全被抓到,然而老國王處于對弟弟的私心硬是把這些罪狀全壓了
下來,只是降職讓他輔佐自己的女兒。

  而在維莉昂娜回皇城時,塔洛作爲曾經的統領和如今的副官,也被老國王受
邀回皇城加封,這更是讓維莉昂娜氣不打一處來。在如今維莉昂娜推行的改革中
,塔洛就是最大的釘子戶。而塔洛從一開始也吃盡了各種苦頭,會說出那些汙蔑
女王的牢騷話也是情理之中。

  「哎……我們的事情好像敗露了,昨晚姐姐暗示我了。」

  「嗯,這婊子也給我下了最後通牒,要我在兩周內轉移家眷,清空我的寢宮
,說要征回去爲國所用。」

  同樣的境遇讓這兩個失勢的皇叔皇子勾結到了一起,只是,在到處都是女王
心腹的皇城裏,想要拉攏更多人搞出氣候,實在太難了,雖然兩人已經足夠謹慎
,不過顯然還是有被拉攏的人告密了。

  「……這麽短的時間嗎,叔叔一旦也被清出朝廷,我應該也很快就沒有立足
之地了。」

  「哈哈,我倒也不一定會被清出朝廷,這婊子給了我一個選擇,說我要麽自
力更生,要麽可以去給禦廚餵豬。哈哈,如果我選擇去餵豬,就不用離開朝廷了
」塔洛順口拿著維莉昂娜對自己的羞辱開起了玩笑。

  「……」巴爾克聽到叔叔居然被如此羞辱一時無語。

  「哎……事到如今只能铤而走險了,兩周時間就要征用我的寢宮,到時候肯
定會敗露……反正橫豎都是死,不如搏一搏,只是,需要你幫助我。」

  「哦?」巴爾克不知道叔叔還有什麽計策。

  「你跟我來……」

  塔洛的寢宮裏,塔洛清退了所有的仆人,然後帶著巴爾克打開了一扇暗門。

  「這是??」巴爾克一邊跟著塔洛走下旋梯,看到了一間普通的書房,一邊
驚詫于叔叔的寢宮裏居然還別有一番洞天,自己以前常來串門,但是叔叔從來沒
有給自己看過這個密室,一邊也奇怪爲什麽一間書房也有做得如此隱蔽,那些書
看上去也只是普通的書籍。

  「你以前應該有聽說過關于我偷偷在搞違禁實驗的傳聞吧?」塔洛狡黠得笑
著問道。

  「啊??那不是只是傳聞嗎?我只知道叔叔你腐敗通敵的小辮子都被姐姐抓
到了,不過並沒有關于搞黑暗實驗的實際證據,所以後來大家就都說這只是流言
啊。」

  「哼哼,那是我搞得夠隱蔽。」塔洛一邊說一邊打開了地下室書架後的又一
個暗門,原來,這個像是地下書房的密室,只是更深的密室的入口。

  就這麽一直下了叁層密室之後,出現了格外開闊的一層,兩側的牆壁上的燈
火,順著目光的方向一直延展下去,看得出這是個非常狹長的房間。

  「啊……啊……哦……」雖然密室裏燈光昏暗,還不能看清全貌,但是一打
開門,就聽到了此起彼伏的女人的淫叫聲,地下室潮濕的空氣中,似乎除了黴味
之外也有一股淫靡的氣息。

  「這是……地牢?怎麽都沒有牢門?」巴爾克往兩側看去,兩邊的每盞燈火
之間,都是木質的框架,還垂下來的各種鐵鏈和鎖拷,不過令他奇怪的是,如果
作爲地牢,卻沒有牢門,而且,每個框架的中間,還有一個造型很奇怪,而且有
兩個大洞的椅子。而在椅子的正上方,都有從框架上垂下來的一個插滿了針管的
半球形。

  「因爲不需要。」塔洛一邊說一邊帶著巴爾克繼續向前走,巴爾克這才發現
密室裏的設施比想象中多的多,除了像是剛才看到的拘束椅之外,還有許多看起
來像是煉金術實驗室的地方,各種瓶瓶罐罐的各種顔色的氣體和液體。

  越往深處走,越是觸目驚心,巴爾克還看到了近人高的密封罐子,罐子裏也
是各種鎖拷和鐵鏈,雖然現在空著,不過這個罐子的用處不言而喻。而在罐子旁
邊,依靠一個管道連接著,還有另一個罐子,罐子裏有一個史萊姆浸泡在綠色的
液體中,還在蠕動著。巴爾克以前在魔法課上有見過宮廷法師使用小型的史萊姆
演示戰鬥技巧,不過這麽大只的成年史萊姆,巴爾克還是第一次看到,隔著罐子
巴爾克就聞到了史萊姆分泌的黏液的腥臭氣味,看著肉色的蠕動塊狀物,更是讓
他覺得一陣惡心,趕緊移開了自己的目光。

  「培育淫獸……研究禁藥……違法拘禁……叔叔你這可是重罪啊……還好當
年姐姐沒發現你的這筆勾當。」巴爾克不禁幸災樂禍道。

  「是的……當年離開洛塞德之前,我花了半年時間才填平了地下密室,毀掉
了所有證據;不過這次麻煩了,兩周的時間,肯定不夠我毀滅密室和所有證據,
我如果每天的工作量太大,也會引起外人的懷疑。一旦我的寢宮被回收,這些遲
早要敗露,可惡!」

  「所以,你的想法,該不會是想讓我去找姐姐舉報你,然後把姐姐引過來,
再被你抓起來吧?」

  「不,不可能。首先,我在洛塞德已經見識過你姐姐的戰鬥能力了,像我們
兩個這樣的,就算再來十個都未必是她的對手,更不用說她不可能自己獨自一人
來這裏的。退一萬步講,就算我們真的把她拘束在這裏,她只要一天不在公衆場
合露面,我們也立馬就敗露了不是嗎?」

  「哼……有道理,不過,如果我把你舉報了說不定還是能在姐姐那裏計大功
一件呢,說不定我還是會考慮的,哈哈哈哈。」巴爾克只是順口開了個玩笑,唇
亡齒寒的道理他還是懂的,「所以,你到底有什麽計劃呢?」

  「別急,你看看這是誰。」說話間,兩個人已經快走到房間的盡頭了,巴爾
克循著塔洛的方向看過去,這才發現這個拘束架底下居然真的有一個人,從進密
室開始就一直聽到的淫叫聲就來自于她。

  女人此刻幾乎一絲不挂,說幾乎因爲她下半身還穿著一雙紅色的過膝高跟靴
子和紅色的絲綢連體薄襪,這個顔色的鞋子和連體襪,讓巴爾克瞠目結舌,一個
名字脫口而出:「維莉昂娜女王?」

  塔洛沒有回答,因爲眼前的女人已經搶著回答了:「啊……對……我是……
被……塔洛主人…額…洗腦控制的…啊…妓女女王……」

  眼前的女人,腳踝部位和膝蓋下方各有一個鎖拷拷住,又被鐵鏈扯向兩邊,
被迫幾乎成180度的角度分開雙腿,這也讓巴爾克看清楚,女人的裆部絲襪破
開一個洞,一個醜陋的史萊姆正緊緊吸住她的恥部,史萊姆抽動著,看不出是在
吸出女人的淫水還在注入什麽黏液,不過女人的嬌喘的節奏確實和史萊姆抽搐的
節奏一模一樣。

  女人的兩個乳頭,也分別被兩個小型的變形軟件動物吸住,蠕動的淫獸用內
側的齒狀硬膜摩擦著女人的乳頭,本來就挺拔的巨乳,分別被一個注射器插在媚
肉上,不知在被注射什麽東西,此刻腫脹得像是隨時要炸裂的氣球一樣。女人的
雙手被吊起在頭後方,雙手交叉從手腕處被一起拷住,這個姿勢也使得女人必須
向前挺胸,仿佛在請眼前的兩人更方便觀察自己的胴體。

  女人的頭頂被那個半球形的蓋子死死扣住,針管此刻被透明膠管連接著其他
地方,那綠色的惡心的液體讓巴爾克在猜想是不是從那個巨大的史萊姆培養皿中
流出來的淫獸體液,這些液體緩緩流動,有些直接從蓋子上的真空裏緩緩流進女
人的頭蓋骨裏,也有一些通過靜脈注射的方式流入女人的面部、頸部。仔細觀察
了女人的臉之後,巴爾克更加確認這就是自己的姐姐!

  還有一些管道,並沒有連接什麽東西,不過終端仿佛被施加了什麽魔法,一
股股紫色的脈沖同步得出現在這些管子的外端,然後隨著一陣陣閃動,紫色光芒
沿著管道從半球形蓋子裏聚焦、彙聚到女人腦部。每次脈沖的注入,都伴隨著女
人的白眼和抽搐。

  「呵,這如果是女王,那我們兩個還發愁些什麽?告訴他你的真實身份。」
塔洛對眼前的女人命令道。

  「啊……腦……腦……啊……子……沒……啊……思……啊啊……」紫色脈
沖的頻率在逐步提高,越來越頻繁地奪去女人的思考能力,讓她除去淫叫之外已
經無法再回答任何問題了。

  「沒用的廢物。」塔洛一邊說一邊用手在旁邊的一個水晶球上比劃了幾下,
紫色的脈沖光芒慢慢停了下來。

  「哦……哦……對不起……啊……我是……妓女瑪耶……哎呀……被主人洗
腦……置入了……啊……維莉昂娜的人格……」女人終于可以說出自己的真實身
份了。

  「沒錯……就是我從妓院裏隨便買的一個姿色不錯,身材和那婊子女王接近
的妓女罷了,我給她進行了易容手術,所以看起來很像維莉昂娜,當然,只是很
像。不過作爲一個洩欲和意淫的玩具來說,足夠了不是麽?」

  聽到塔洛這麽說,巴爾克更加近距離得觀察了一下眼前的女人,確實,眼前
的女人如果仔細看,還是能看出一些細微區別,尤其是做過易容的邊界部分,更
是能明顯看出一些皮膚文理和顔色的不協調,不過,如果是在半米外觀察,那眼
前的女人足以以假亂真了。

  「啊……婊子女王……是我……啊……」妓女還在用毫無焦點得眼睛空洞得
看著前方,並回應著塔洛對維莉昂娜的汙蔑。

  「就像這樣,不是嘛……太有感覺了……想到那個婊子女王頤指氣使的樣子
,我就已經受不了了……」塔洛一邊說一邊又在水晶球上比劃了一下,那些鐐铐
、膠管、頭蓋,全部自動解開了,淫獸也從女人的裆部和胸部退開。不過重獲自
由的女人依然繼續眼神迷離得坐在椅子上。

  塔洛說的沒錯,其實剛才巴爾克看到這雙紅色高跟靴和紅色絲綢薄襪、想到
女人可能就是自己的姐姐,維莉昂娜女王的時候,就也已經興奮得有些受不了了
。即使是個赝品,也絕對讓人欲罷不能。

  更何況,巴爾克已經想到了塔洛的計劃,『把維莉昂娜騙到這裏拘束洗腦、
對她健碩的媚肉注射各種甚至從來沒有在牲畜身上試過的變態藥水和肮髒的史萊
姆分泌物、讓高傲不可一世的她被各種劣等淫獸隨意操弄……』想到這些無限的
可能性,想到眼前這個女人身上遭遇的一切都完全可能發生在維莉昂娜身上,巴
爾克就已經興奮到肉棒完全勃起。

  塔洛也一下就看穿了巴爾克裆部尴尬的突起,一邊解開褲裆一邊對女人比了
一個手勢,女人立馬乖乖得擺出深鞠躬的姿勢,把嘴對準了塔洛的裆部,一臉癡
女相,與此同時,女人的屁股正對著身後的巴爾克高高舉起,紅色絲襪之前被裆
部的淫獸搞出了一個大洞,此刻恥部正濕漉漉得對準了巴爾克的裆部,動作熟練
至極。

  「哼,想不到高傲的維莉昂娜女王,取悅起男人來居然這麽熟練,平時是不
是經常用自己下賤的肉體來籠絡男人?你這個妓女女王」塔洛一邊抽了妓女一耳
光,一邊嘲諷道。

  「啊……對不起……主人說的對……維莉昂娜女王是喜歡用自己的下……下
賤肉體來籠絡人心的妓……妓女女王……啊…妓女女王要洩了…噫……啊……」

  妓女一邊複述著塔洛的羞辱,一邊卻聲音越來越尖細,隨著複述淫亂的話語
,巴爾克看到妓女的騷穴誇張得快速開合著,最後妓女的大腿緊緊一夾,一股腥
臊的淫水從撅起的下體飛濺而出,嗞了巴爾克一褲子。

  「沒辦法,這個妓女女王已經被我植入了肉體被虐、或是被言語羞辱,就會
興奮發情的受虐人格,所以已經注定只能做一個給我隨時發洩性欲用的肉便器了
」塔洛給瞠目結舌的巴爾克解釋道。

  「啊……啊……哈呀……啊……對……維莉昂娜女王…啊…是個……被虐就
會發情的……肉便……唔唔……」妓女一邊從剛剛高潮的余韻中嘗試恢複,一邊
又開始重複著塔洛對自己的羞辱,而複述的過程中又開始不可抑制得興奮起來,
巴爾克眼睜睜得看著妓女的屁股又在快速扭動著,直到塔洛粗暴得把肉棒插進她
的嘴巴裏,堵住了她發聲的方式。

  塔洛的肉棒尺寸很大,猝不及防地被肉棒捅進嘴巴的妓女先是瞪大了雙眼,
發出了「唔嗚」的哀鳴聲,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缺氧,妓女的下體顫抖得更加劇烈
,瞪大的雙眼也慢慢開始翻白。

  巴爾克也終于忍耐不住,掏出肉棒狠狠插入了女人已經自然大張的騷穴。巴
爾克成年的時候,就已經徹底失勢了,再也沒法過上自己本來期待的隨便娶妻納
妾的生活,這都是眼前這個「維莉昂娜女王」害得,他要讓她加倍償還。

  「這麽松,看來你的賤穴早就被各種男人用爛了吧?是不是只要是對你的統
治有利,連最低劣的乞丐也可以操你?你以前領兵打仗給士兵鼓舞士氣的方式不
會是變成肉便器給士兵群交吧?妓女女王維莉昂娜」早就被各種淫獸擴展、被各
種媚藥催情搞得完全難以收縮的妓女下體,被巴爾克直接洞穿,巴爾克一邊抽插
,一邊抽打著女人的屁股辱罵道。他現在非常進入狀態,仿佛眼前的女人就是奪
走自己王位的姐姐。

  而被抽打辱罵的妓女也産生了反應,雖然被前後兩個大肉棒夾擊完全動彈不
得,不過也嗚咽的聲音變得更加急促,似乎想要應和巴爾克的陳述,她臉被憋得
通紅,眼珠已經完全隱沒在上眼皮裏,體力不支的妓女雙腿微彎已經有些站立不
穩,如果不是被巴爾克從後邊托住腰部,恐怕已經如同一灘爛泥一樣倒了下去。

  妓女的騷穴雖然被擴張得很厲害,不過由于敏感度很高,這樣強烈的性刺激
讓她的陰道內壁一陣陣抽搐張合,每次收縮時滑膩溫熱的陰道都緊緊包裹住快速
運動的巴爾克的肉棒,還是讓巴爾克體會到了幾乎要升天的快感。

  「啊……哈……你這婊子……聽說你一直很認真鍛煉,看來你的賤穴也沒少
鍛煉啊,這麽會夾,果然是個極品妓女。」巴爾克一邊抽插一邊開始喘著氣,他
已經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保證自己在被夾到的時候不會當場繳槍。

  妓女被充分開發的不止陰道,嘴巴和舌頭也是異常靈活。雖然塔洛的粗大肉
棒已經捅得她嘴巴裏幾乎連多余的氣體都沒有了,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不過她還
是會盡量在塔洛每次抽出肉棒時用舌頭去舔塔洛的馬眼。在塔洛把肉棒捅到喉嚨
時,她又能強忍住被嗆出的咳意,翻著白眼屏住呼吸,因爲異物刺激而生理性抽
搐的深喉部位,也是夾得塔洛有些招架不住。

  「啊……舒服……」

  「哦……」最終,叔侄二人一起,把濃精射進了妓女女王的前後兩洞裏,妓
女也一同達到了高潮,失去了依托的脫力身體,在兩個男人的肉體間滑到在地上
,一邊抽搐著一邊翻著白眼,一股股淫水混雜著精液從腿間緩緩躺到紅色絲襪上
,嘴巴裏的精液也從嘴角挂出。

  「所以……啊……你的計劃,是想讓我把姐姐騙過來給你洗腦嗎?」巴爾克
一邊喘著氣,一邊清理了一下下體,一邊問道。

  「不現實,首先還是那個問題,我們很難讓她獨自一人來這裏,而且,我們
肯定不是她的對手。最主要的,你看到的這個妓女瑪耶,已經被我囚禁在這裏洗
腦了一年多了才達到這種地步的。就算我們有辦法把你的姐姐騙來這裏,對她進
行強制洗腦,我們又不可能把她長期囚禁在這裏洗腦,不說長期,只要一天,我
們就敗露了。用這種粗暴的強制洗腦技術的話,一晚上能達到的效果幾乎等于0
,一般人的精神力,只要一個白天就可以自然恢複消除掉洗腦效果,我們什麽也
做不到。」

  「……」

  「不過,你也不用完全灰心,我自然也是有一些計劃的。洗腦只是實現精神
控制的臨門一腳,實際上,哪怕包括瑪耶的調教過程,都是細水長流,在初期的
時候通過一些藥物和催眠術的方式來對目標的行動和意識造成一些影響。」塔洛
一邊說一邊指著剛才巴爾克看到的那個各種瓶瓶罐罐的房間。

  「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就可以使用一些淫獸對目標進行二十四小時的調教,
更進一步瓦解她們在日常生活中的思維能力和對性的依賴」

  「最後才是最終極的控制,無論是像這樣的洗腦,或是用腦蟲寄生到目標大
腦,慢慢吃掉目標的大腦並直接對目標的大腦發號施令像控制一具傀儡一樣控制
目標的身體,都是可以選擇的方式,洗腦並不是必須的。」

  聽著塔洛的講解,巴爾克腦補出了一副畫面,高冷的維莉昂娜女王,完美的
美豔肉體變成了一具沒有任何自主行動能力的傀儡人形,女王曾經引以爲傲的智
慧都不複存在,因爲她的頭顱中,原本屬于自己的大腦都已經被完全物理消滅,
曾經一腳就可以踩死的腦蟲在她的頭顱裏繁殖成一個新的指揮系統,而腦蟲給她
的大腦下的唯一一個信號就是「發情發情發情」。

  「想到這樣的畫面,剛剛射過的下體就又硬挺起來。」

  「你先別急……那都是後話了,事實上,我的洗腦裝置大部分時候都是空閑
著,沒有多少試驗品,說不定碰到一些意識力更強的對象的話,我們可能完全無
法控制也說不定,不過總得試試不是嗎?就讓那個婊子女王當我們的下個試驗品
吧。」塔洛看出了巴爾克尴尬的下體,趕緊把他從臆想中拉了回來。

  「現在,我急需你的幫助,我們必須在2周以內對女王産生足夠的影響,讓
她停止收回我的寢宮,如果我失去了這個實驗室,那我就徹底完蛋了。唇亡齒寒
,你是知道的。」塔洛提醒著巴爾克,事情的急迫性。

  「……」巴爾克陷入了沈思,「可是,你不是說有可能意識力更強的人,控
制起來可能沒那麽容易甚至完全沒法控制嗎?姐姐她的意志應該是異于常人的。
」巴爾克的擔憂並不多余。

  「話是這麽說,但是我其實也從來也沒有多少做實驗的機會,再說,試了可
能會失敗,不試那一定會失敗。」塔洛的語言變得急切起來。

  「……給我一個晚上想一想」巴爾克回答道,他知道,一旦答應了塔洛,那
就是違禁實驗、犯上這樣即使是皇室嫡親也免不了死罪的嚴重罪行,他還是有些
不放心。

  「……好吧……那明天下朝我等你」塔洛聽起來很是失望。

  塔洛和巴爾克慢慢從密室回到寢宮,就好像從一個恐怖的地獄回到人間的感
覺,巴爾克感覺到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說不出話來,默默離開了塔洛的寢宮。

  「哎……」塔洛看到巴爾克沒有答應,很是失望,搖著頭回到自己的臥室,
忽然發現一個人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紅色的披風、紅色的護胸,護胸外是黑色的半透明的薄絲綢,這使得來人從
胸部以下到腰部的白皙皮膚都若隱若現,紅色的短裙和紅色的高跟過膝靴子,短
裙與靴子間是黑色的薄絲綢襪。這樣的裝扮,甚至不用去確認面容,她一定屬于
鬼姬——維莉昂娜女王。

  「j……啊……女王殿下!」塔洛硬是吞回去了下意識的「妓女女王」四個
字,趕緊低頭行禮,他沒想到女王居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然來自己寢宮。

  「哼,『愚蠢的副官』。」維莉昂娜女王用冰冷的語氣說道。

  「是……女主人……」聽到女王聲音的一瞬間,塔洛的眼睛忽然失去了神采
,聲音也失去了任何語氣,雙手並攏在身邊,保持著彎腰鞠躬的姿勢一動不動,
有一絲絲滑稽的感覺。

  原來,其實當年維莉昂娜並不是只找到了塔洛貪汙腐敗通敵的證據,她當時
就已經發現了塔洛的洗腦實驗室。爲了達到目的不則手段的鬼姬維莉昂娜,自然
知道這樣一種控制人心的技術是多麽重要,無論是戰爭、外交還是政治。

  只是她自然也清楚這是被王國時代命令禁止的黑色區域,哪怕再有威望的人
,一旦沾染,必定會被處以極刑。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個絕對守口如瓶、絕對言聽計從的代理人,由
他來研究洗腦技術,並爲自己所用,一旦事情敗露,他還要能頂下所有的罪責。

  而塔洛顯然是這麽一個絕佳的代理人人選,他已經對洗腦技術頗有研究了,
只要他能對自己絕對服從。

  心狠手辣的維莉昂娜,用利劍威脅著塔洛,讓他走上了自己的洗腦裝置,並
給自己設定了洗腦程序和關鍵詞。這才是塔洛並沒有因爲貪汙腐敗通敵的事情敗
露而被徹底革職的原因,其實是維莉昂娜在揭發時隱瞞了大量罪行,因爲她還要
利用這個棋子。

  外戰的勝利、人心的鞏固,甚至老國王的死,和弟弟結黨營私事情的敗露,
這其中到處滲透著塔洛的協助,當然,沒有被觸發暗示『愚蠢的副官』的時候,
他自己也絲毫不知道這些。

  「怎麽樣,他上鈎了嗎?」女王繼續冰冷冷得說著。

  「他還要考慮」塔洛已經被剝奪了所有思考的能力,回答的語句中連一個沒
用的詞彙也沒用。

  「哼,看來還要對他繼續施壓」

  心狠手辣的女王,想要名正言順得除掉自己的弟弟,雖然她完全也可以想害
死自己的親生父親一樣害死弟弟,不過父親的死已經招緻了許多蜚語流言,甚至
引發了法老議會的不滿,如果此時弟弟再暴斃,那麽對自己的執政必然會帶來大
麻煩。

  而誘騙弟弟和塔洛合作,就可以把違禁實驗、以下犯上的罪名天衣無縫得安
到巴爾克身上,即使是皇親,也免不了一死。女王的計謀不是一般得兇險。

  「我會想辦法對他施壓的,如果他明天同意了,你就準備一瓶純淨水給他,
然後騙他是可以影響我思考能力的並且讓我身體變得敏感的,結合了媚藥和洗腦
效果的藥水,讓他趁和我共進晚餐的時候下到我的酒杯裏。我會故意去洗手間賣
給他破綻的,只要他有任何越界行爲,我就會抓個正著,並搜出藥瓶。到時候他
一定會招出是你的計劃,而你也要自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後兩個絆腳石,
一石二鳥,多麽完美的計劃。」

  女王殿下想除掉的不止巴爾克一人,一旦巴爾克除掉,維莉昂娜就徹底掌控
了局勢,那麽洗腦技術也就不那麽必要了,所以她想要塔洛一同陪葬,這樣就徹
底滅口了。

  「是……女主人的計劃天衣無縫……」塔洛繼續用毫無感情的語言誇贊著維
莉昂娜,仿佛完全不介意自己馬上也要被除掉的事情。

  女王殿下不屑于聽完塔洛的誇贊,起身離開了寢宮,留下了塔洛過了一陣子
才回過神來。「哎……明天還要再想辦法說服一下巴爾克」塔洛愁容滿面得躺在
床上進入了夢鄉。

国产精品亚洲专区无码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