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2发布:

国产白浆四溢视频在线观看影后下凡又全网开嘲,靠人救戏屡屡失败,是电影咖害惨了国产剧?

精彩内容:

叁金影後的周冬雨,《千古玦塵》開播依然被嘲。

她當然不是第一個。

演技露餡?

光環破滅?

比起一味地嘲,不如來看看口碑翻車的背後,更加現實的原因。

表面上看,是這些演員遭遇了風評滑坡。

但折射的,更是整個行業的調整與浮躁現象。

01

電影咖容易被嘲,首先來自于觀衆對他們的高期待。

既然說到privilege,那就來說說電影明星比電視明星的優越在哪裏。

最有代表性的是張藝謀曾語重心長對章子怡說——

“你別亂接戲,更不要爲了掙錢去拍電視劇!”

當時大家普遍認爲,電影是藝術,電視劇只能算消遣。

電視劇的制作,通常內涵更淺,檔次更低。

詠梅曾提過:

電影需要准備的時間長很多。在演電影的時候,如果演員的狀態還不夠,或者沒有飽滿表達的情況下,戲是不能過的,但在拍電視劇的時候,寬容度可能更高一些。

換句話說,大家看電視劇,不會像看電影那麽認真。

電影只有兩個小時,你不可能連看20多集電視劇都保持同樣的專注度。

創作狀態也是如此。

85花頂峰時能40集 電視劇一年人手四五部打底,而電影一部兩小時,演員年均叁部就算是高産。

這就形成了一種迷思——

電影咖下凡,必須演技碾壓。

但問題是,演技從來不像自來水,一擰就有。

銀幕上精彩的一瞬,是對光影反複的精雕細琢。

比如電影《聶隱娘》,一個從樹上跳下的鏡頭,侯孝賢等了舒淇整整四天。

讓她去適應,直到能表演出聶隱娘的氣魄爲止。

《色,戒》拍了118天,李安114天都在拍湯唯。

反複調教,這才有了知性古典的王佳芝。

再比如。

很多人常說的:玉墨之後無倪妮。

但,倪妮的玉墨怎麽成就的?

包括表演、體態、說話的語調、走路的姿勢等等,甚至眼神都請專門的老師進行教學。

一場與貝爾的情感戲,倪妮因爲壓力太大遲遲入不了戲。

當天拍了14條都沒過。

怎麽辦?

一個禮拜後,繼續重拍。

一遍不行拍十遍,十遍不行拍一百遍。

這是張藝謀多年來的拍攝經驗:

“好戲多磨”。

反複磨煉,最後總能有一遍讓演員進入狀態被采用。

好像身爲電影咖,電影級別的演技就是信手拈來。

不僅如此。

如果變換了工作模式,還保留拍電影的習慣,在電視劇中非但沒了高級感,反而容易格格不入。

比如章子怡。

在《一代宗師》裏,她細微的表情,緩慢的眼神移動,簡單一行清淚。

特寫鏡頭下是精准。

到了電視劇的中景下。

類似的演法,遠遠看上去就是“面癱”。

簡單說。

電影更講究人物縱深,電視劇更在乎劇情表露。

電影表演考究鏡頭感,畢竟銀幕高達5米,觀影環境封閉,沉浸感更強,因此很多細節要收著演。

而電視表演只在遠遠的一個盒子裏,演員需要更誇張和更程式化的表演,才能抓住觀衆的注意力。

Sir當然並不是說電影演員演不來電視劇。

關鍵在于——

怎麽用。

調整了演員的表演嗎?

有了更精致的劇情和服化道了嗎?

如果什麽也沒有,又指望電影咖成爲一部劇的靈丹妙藥,這就成了國産劇一種新的迷信。

02

國産劇迷信過流量。

在得粉絲者得收視的前些年,李易峰、楊洋、唐嫣、楊穎一行人全方位霸屏。

誕生的是廣受诟病的面癱演技。

國産劇迷信過IP。

還是因爲粉絲基礎,于是一衆網文紛紛被影視化,《盜墓筆記》《武動乾坤》《誅仙青雲志》。

誕生了粉絲也不買賬的毀原著。

小鮮肉們惹衆怒了,IP的信任度消耗光了,還有什麽可以快速吸引點擊?

當然就是有一定口碑的電影咖。

制作上沒有多花心思,劇本沒有認真打磨,還是一樣粗放的生産模式。

再以一衆老戲骨作爲點綴,給品質背書。

在這種情況下,電影咖的下凡。

只不過是被包裝出來的“消費升級”的噱頭。

比如湯唯的《大明風華》。

《大明風華》也毫無意外地遵循著“後宮姐妹必翻臉”的推進模式。

這還只是其中一點。

過去大女主古裝被诟病的“瑪麗蘇開挂”。

到了《大明風華》這裏同樣一點不少。

孫若微和朱瞻基的初次相遇,兩人之前互不相識,僅這一個照面,朱瞻基就愛上了孫若微。

一見誰誰誰誤終生的劇情不是不能有。

關鍵是瞬間的淪陷,要拍得有說服力,這也極其考驗導(演)演(員)功(扮)力(相)。

看圖說話。

請問從圖中你看明白朱瞻基一眼就愛上孫若微的原因了嗎?

說到底。

還是和以往一路打怪的開挂大女主劇,沒有本質區別。

不管是人物的單薄,還是情節的敷衍,都撇不開那股熟悉的工業糖精味。

也難怪有人質疑:

這樣的劇情和人設,真有必要找電影咖來演嗎?

通常章子怡、湯唯這般咖位的演員“下凡”出演電視劇,都是國産劇的S級項目待遇。

的確,不管是美術、攝影、造型,這些劇都能請來一等一的幕後團隊制作。

給足了電影咖排面。

但只要一深究這劇本。

所謂的高級,都是浮于表面的僞高級。

歸根結底,還是國産劇制劇思路的問題:

習慣了速成的創作。

從前是流量演員大于一切,現在是電影咖大于一切。

被邊緣化的,依然是本該作爲核心的劇本。

所以每次播出,觀衆討論的永遠是演員本身:章子怡強行扮嫩、周冬雨演技翻車、劉嘉玲雷到張愛玲......

劇情?

無聊到討論的興趣都沒有。

Sir想起郝蕾在說過的那段話:

如果這樣質問一個演員的話,先質問行業。”

03

說到這,一定有人要提問:

電影咖就沒有下凡成功的案例嗎?

當然有。

郝蕾算電影咖吧,《情滿四合院》不一樣讓你看哭。

秦昊,《無證之罪》《隱秘的角落》同樣都演技出圈。

能夠在電影和電視劇之間切換,固然是演技過硬的體現。

但同時你也發現——

整部劇的水准與他們的演技是相輔相成的。

《情滿四合院》導演劉家成。

和郝蕾同台飙戲的還有何冰、倪大紅等實力派。

《隱秘的角落》是迷霧劇場的精品之作,畫面構圖就充滿了“電影感”。

換句話說。

好劇是好演員與好制作的攜手奮進。

而不是只想甩手掌櫃,一味靠電影咖來“人救戲”。

電影咖下凡不只怕翻車。

也怕不聲不響。

我們都不滿于電視劇制作的浮躁,但另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是,觀衆是否給了認真的創作足夠熱情的回饋。

很現實。

那些口碑優秀的劇,《情滿四合院》《隱秘的角落》《裝台》,甚至《山海情》。

哪怕網上被吹爆,聲量也更多是我們的同溫層,收視和數據往往打過不你嫌棄的那些“大俗劇”。

觀衆一邊呼籲電影級別表演,一邊又轉向“炸裂式”演技。

比如《如懿傳》裏的周迅。

有這麽一段。

初次見識到深宮艱險後,如懿回到宮中,惆怅人心難測。

支走婢女後,她獨自坐在門邊,托著腮仰頭沉默。

卻不知一顆眼淚已悄然溢出落下。

她輕輕拭去,眼神裏充滿茫然和疲憊。

這段表演雖無聲,卻蒼涼有勁。

周迅表演最絕妙的地方就是“雨落無痕”。

沒有浮于表面的設計。

但又能將人物內心的波瀾,通過一擺手、一擡頭,絲絲分明地傳達。

但哪怕是這樣的“神仙演技”。

到了電視劇觀衆的眼裏,就是:

沒有爆發

不倫不類

而《春風十裏不如你》有這麽一場戲。

張一山飾演的秋水,得知周冬雨飾演的小紅爲別人打胎。

面對這份拿不起也放不下的愛情,他借著酒勁發泄不滿,怒罵小紅。

這段馬景濤上身的表演,一度被誇贊“演技炸裂”。

說到底,這是觀衆對表演的誤區所造成的:把狂放的表演方式,等同于演技。

在對面的周冬雨,感覺她在另一個表演邏輯裏。

表情幅度小,靠眼神傳達內心。

就被說是木讷、無生命力。

演技要“爆”。

劇情更是。

一部演員演技在線、反爽文設定的精品劇擺在面前時,有多少人會買單?

比如倪妮轉型小熒屏的前兩部古裝劇,都是典型的“叫好不叫座”。

《天盛長歌》還創下湖南衛視黃金檔10年最低紀錄。

如果單純以市場反響爲維度,倪妮的這兩次“下凡”,算是敗得一塌糊塗。

但你看評分:

《天盛長歌》,豆瓣8.1;

《宸汐緣》,豆瓣8.3。

分開來說。

《天盛長歌》敗在了“曲高和寡”。

作爲國內少有的權謀劇,《天盛長歌》第一集就展現了它的野心。

刨除男女主,支線多達十余條。

劇組擔心觀衆難以消化。

昨晚的劇情中這麽多人物,有沒有繞暈你們呢?貼心的長歌君爲大家傾情奉上人物關系圖啦。

但觀衆卻難以有心思和時間,去琢磨其中的究竟。

騰訊視頻副總監孫宏志曾總結觀衆追劇規律爲:

黃金七分鍾,生死前叁集。

“第一集的棄劇用戶中有35%是在前7分鍾內棄劇,第7分鍾之後,所有拖拽、快進以及表現出不耐煩的情緒會有提升20%,幾乎有40%觀衆會在前叁集就棄劇。”

簡單來說,如果沒能在前叁集把亮點做足,觀衆大概率就會選擇棄劇。

國産劇的“反轉”越多越好。

泛濫也無所謂。

《如懿傳》從開播就被同期的《延禧攻略》收視壓制。

觀衆還沒有等到後期走心的劇情,就于正的吆喝吸引走了,《延禧攻略》以莫蘭迪色調主打“高級審美”,在用清宮複刻衣著首飾吹弘揚傳統文化。

每一集,都是高潮迭出、花樣百出的撕逼情節。

完全切中了觀衆對爽點的迫切需求。

不是他們不能演了。

而是哪裏還需要他們,他們又演了給誰看?

一個殘酷的現實是。

不要說電視劇,電影都已不需要電影咖來“撐場”。

戰爭動作片《戰狼2》,小品改編《你好,李煥英》,連演員都不需要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新人主演的國産科幻標杆《流浪地球》,有電影咖但只是作爲情懷元素的《唐探3》.

電影咖的話語權,與過去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甚至今年4月。

電影咖下凡事故,是電影咖的困境嗎?

是。

但別急著冷嘲熱諷。

因爲電影和電視劇無需門戶之見。

無處安放的也不只電影咖。

還有那些超越了情節,讓我們一瞬間眺望到另一顆心靈的窗戶。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天水圍的罐頭蓋 国产白浆四溢视频在线观看